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

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

作品規格 活動獎勵 注意事項 線上投稿 我的作品

「沒有任何的樂曲要比瀕死前的呻吟聲更為甜蜜!」-- 卡爾瑟斯

 

卡爾瑟斯是一個極度可怕的人物,他曾經也是個凡夫俗子,但是卻對於死亡有著異於常人的興趣,也因此他對不死的藝術有著超乎卓越的鑽研。在成為巫妖之後,他終於一償長久以來的心願和死亡有了最貼近接觸。遺忘的奧義是他魔力的泉源,並且企圖要把最殘酷的真相散播至全世界—在死亡的瞬間,生命才真正得到其意義和價值。

在孩童時期,卡爾瑟斯就展現出和其他小朋友極為不同的一面。不知為何,在他的心中總是有一塊難以被磨滅的黑暗力量醞釀著。這個小孩總是獨身處在暗影的角落中,遠離其他同年齡的玩伴。他最大的興趣是偷溜進陌生人的喪禮會場,低聲的誦讀欣賞著墓碑上的銘文。或是尋找動物的屍體加以保存紀念,完成整組病態的藝術收藏。另外,他也常常自願去照料病患和瀕死者,當然主要的目的不是為了要救助傷病者,而是可以近距離的觀察生命從微弱的身軀內流逝。令人費解的是,他甚至精心的策劃自己的喪禮,而且著魔的關注每個小細節。終於,當他這些脫軌的行徑被其他人發現時,鄉民紛紛表示訝異之餘,也極力的阻止他再繼續這些瘋狂的行為。自此刻開始,卡爾瑟斯已經可以算是某種程度的死亡-他發現自己已經被完全的隔絕在人群之外。

 

事情總是和人們所希冀的方向背道而馳,卡爾瑟斯的與世隔絕只有更加變本的強化他對死亡的著迷。在鑽研死亡的孤獨道路上,他無意間發現了關於闇影島的傳說。傳說中,所有已故的亡者依然延續著其形體在島上遊蕩。卡爾瑟斯對於這個發現十分的著迷,他深知確認真相的方法只有親自造訪一探究竟。當然,自踏上這死寂的島嶼後,他發現自己狂喜的愛上島上的一切,深深地被周遭奇幻的景致給征服。終於,生平第一次他感受到家的溫暖。他花費了畢生的精力在尋找死亡真諦的價值,而在闇影島上終於他找到了解答。不死才是在存活和死亡兩者間永恆的存在。於是,他下定決心要永遠地拋棄生靈的使命來揭開不死的神秘面紗。就在這天,一股極為邪惡的勢力開始在島上湧現,卡爾瑟斯做了沒有任何生人嘗試過的瘋狂舉動—將自己的生命奉獻給不死的勢力。當他重新行走在這個世界上時,他已經是自己所鍾愛的不死化身。成為不死的巫妖讓他同時兼具掌控生命和死亡兩把的鑰匙,他已經蓄勢待發要把悠然的輓歌唱訟至全世界。

「恐懼是困惑,疼痛才是真理。」-- 魔鬥凱薩

 

魔鬥凱薩,背負著無止盡痛苦的人物,踏上無人知曉的痛苦旅程。傳聞中,他是世上首先被證實存在的不死生物,這段記事甚至遠早於闇影島還只是個令人畏懼的謠言時期。他的真實姓名和過去的紀錄雖然已經佚失在歷史的洪流中,但是讓眾人皆倍感畏懼的是他對於自身或他人傷痛的無情操弄。痛苦的刺激彷彿支撐著他的軀體,這似乎也是他僅存的對於生命的渴求和牽絆,更是無可比擬的強力武器。在他謎樣般的探索過程中,凡是被他鎖定的目標可說是無人倖免,就算是那些最為英勇的靈魂也必須要臣服在他的掌控之下。

 

一位小女孩在見證了他的存在後意外的存活下來。某個夜深人靜的夜晚,一位法師研習生被陣陣痛苦的尖叫聲中驚醒,深知那是她導師的聲音。在克服了爬竄全身的恐懼後,她莽然地衝進圖書館中,卻發現館內只剩下殘破的灰燼。在廢墟中央,是一個身著盔甲的龐然大物,令人震驚的是盔甲宛若是黏附在他的身軀上。從他的行為舉止可知,這無情的入侵者是在尋找些甚麼,而且明顯的他對於結果非常的不滿意。這曾經雄偉的大殿,如今視線所及只剩下這武裝的惡魔,緊緊的攫取著導師殘破的身軀。導師最後的遺言如今還深深地烙印在小研習生的心中:「他就算死也不願意透漏任何一絲的秘密!」沒想到魔鬥凱薩就只是輕蔑地笑著:「死亡也無法成為你的救贖」然後輕易地就扭斷了他的脖子。就在這個瞬間,更為恐怖的景象緊接著在小研習生的眼前發生,她最尊愛的導師,靈魂被硬生生地從他的軀殼中抽離。像是受到某種黑暗力量的牽引,被抽離的靈魂在這無情的劊子手前逐漸的實體化。遭受這無可言喻的驚嚇,小女孩驚恐的飛奔而逃,而魔鬥凱薩的傳言也就這麼流傳開來—當你被魔鬥凱薩追擊時,就算是死亡也無法保護你遠離他那鋼鐵般的利爪。

「黑暗…將把我們吞噬殆盡。然而,如此明顯的未來,你們卻看不到。」-- 那名被視為瘋子的蒂瑪西亞軍官

 

一縷暗影正襲向瓦羅然西北方,帶著睥睨的眼神掃過佇立於身前的事物:赫克林,這名高大、身著骷髏鎧甲的幽靈,甚至不需要做出任何動作,就已將恐懼深植入每個人的心中。從未有人看過這樣既巨大又虛渺的「生物」,而他謎一般的出現更讓人聞風喪膽。當它決定向日出之處前進時,行經之處只留下了荒蕪與凋零,讓周遭樸實的鄉民皆逃離了自己的家鄉,只為了活下去。對他們而言,蒂瑪西亞是生存唯一的出路。因此,城裡湧進了大批逃難的村民,即使是小小的酒館,也成了他們暫時的避難所。每個人都細語討論著這位死靈,讓恐懼的耳語漸漸擴散;但沒人敢大聲談及這未知的訪客,深怕稍大的音量就會引來身後致命的黑影。有人說,它是一個充滿憎恨的古代戰士,而這股怨恨驅使它終結掉所有生命;也有人聲稱,他看到這位死靈帶領著一整個幽靈騎士團;另一部份的人則相信,這一定是某個充斥復仇心的邪惡巫師所召喚出來的怪物。為了驅散這城市中瀰漫的恐懼,一位蒂瑪西亞的軍官決定帶領親信出城了解情況,找尋消滅赫克林的方法。

 

然而,光是佇立在赫克林曾走過的路徑上,殘留的恐懼就讓這些勇士幾乎站不穩腳步;而當死靈霍然出現在他們面前時,駭人的衝擊更令人感到時間彷彿凍結了起來。這群被死亡所束縛的士兵動彈不得,只能等候審判。死靈躍向他們,強烈的衝擊使他們分隔開來,同時將部份的人踐踏在他的鐵蹄之下。赫克林轉頭望向那名瑟縮、顫抖的軍官,用無情冰冷的聲音說道:「這只不過是個開始罷了,任何人類的軍隊都無法阻止闇影島的力量。」赫克林在這句話之後隨之離去,繼續他散播不祥的旅途。這名軍官帶著如惡夢般的記憶回到了蒂瑪西亞,但他的報告卻被上層視為無稽之談。赫克林的由來與目的一直都是個謎,直到他抵達戰爭學院後才逐漸明朗;他用威嚴、不祥的聲音,要求進入英雄聯盟。

「先死,再聊。」-- 約瑞科

 

對於一般人來說,「掘墓者」是個社會中不可或缺,卻又乏人問津的工作。但是在暗影島裡面,掘墓者卻是個備受尊敬也極其稀有的職業。居住在此,介於生與死之間的不死族們,非但不害怕死亡,反而更享受著死亡的過程與結果。「掘墓者」在此地,就是能夠將死亡昇華到下一階段的魔法專家。早在第一次符文大戰的末期, 約瑞科‧墨里做出了他的選擇,繼承家業成為一名掘墓者。儘管如此,這樣的工作,卻不是約瑞科真正想要的人生。他的家族當時管理著瓦羅然大陸上,最古老也最具歷史的墓地-「安息殿堂」。他手中賴以為生的鐵鏟,是家族世代流傳的挖掘工具。每一代的繼承者都傳說這個鐵鏟之中,寄宿著諸多先祖的靈魂;這些靈魂將會保護鐵鏟的持有者,安然度過每個獨自在墓園工作的夜晚。在無盡的悔恨下,約瑞科孤獨的死去,也沒有留下任何的子孫,讓墨里家族的血脈就此斷絕。他的遺體與家族鐵鏟,一同被埋入了墨里家的陵墓中,在沒有管理者的情況下,「安息殿堂」很快的就沒落在歷史的潮流中...然而,死亡卻並沒有像約瑞科所想的一般,帶給他真正的安息。

約瑞科在陰森恐怖的暗影島中再次醒了過來,手中握著心愛的鐵鏟,他並非活著,但也沒有完全的死去...約瑞科成為了傳說中的擺渡人,他發現手中的鐵鏟,可以在這個恐怖的暗影島中,引領那些不死族邁向黃泉的另一端。 這證實了一個詛咒:一但成為了一名掘墓者,那麼掘墓者將必須埋葬一定數量的死者,自己才得以安息;而這個詛咒,將不斷的在家族中流傳著。無奈的是,約瑞科並沒有子嗣,沒有人知道,究竟約瑞科還需要埋葬掉多少的死者,才能彌補子子孫孫所需要埋葬的數量。就這樣,約瑞科永無止境的挖掘著,期待有一天能夠將自己從詛咒中解放。隨著時間流轉來到了現代,他發現了一絲希望的曙光。他回到瓦羅然大陸上,來尋找自己的遺體;因為似乎解除詛咒的答案,就跟自己葬在一 起...當他到達後,卻找不到任何有關家族陵墓,與安息殿堂的任何線索。就在希望完全破滅之前,他發現了英雄聯盟,在那裏他將藉此讓家族沒落久遠的名聲,再度成為不朽的傳奇。

「她對我來說並不神秘-她是終極掠食者啊。」-- 賈克斯

 

伊芙琳的出身神秘莫測,她本人也對此保持著神秘。人們只知道,伊芙琳是瓦羅然大陸上最出色的暗殺者之一。任何人第一眼看見她,都會發現她不太像個人類。有些人推測,她小時候曾被神秘的吸血鬼詛咒,成了輕度的吸血鬼。支持該言論的人提出證明,指稱伊芙琳既能夠吸取她的敵人的生命精華,又不怕直接照射到陽光。 有證據顯示,伊芙琳來自闇影島;這個神秘的島嶼位於瓦羅然大陸西北部,終年被一層濃重且不自然的迷霧籠罩。人們相信闇影島是無數不死生物的歸屬地,但似乎沒人有興趣作些必要的探索來證實這個說法。對於她和闇影島的聯繫,伊芙琳一向是既不承認,也不否認。

 

瓦羅然大陸的權利掮客知道伊芙琳的服務要價最高,她最近加入英雄聯盟這件事,更表明她的野心越來越大。她在正義之地所表現出的殘忍,使得關於她出身的新傳言又開始流傳。最受歡迎的傳言是:伊芙琳小時候曾受到魔法詛咒,使她在戰場上會變身成飢餓的野獸。伊芙琳對此傳言總是付之一笑-笑時還不忘露出她的利爪尖牙。現在伊芙琳正巴結聯盟的召喚師,積攢影響力,原因則只有她自己知道。就如同圍繞她的所有秘密,她計劃的本質也無人知曉;但毫無疑問地是,那些計劃是著眼於世界舞台的。